烟月可知人事改

让人困扰的不是如何随意表达短暂的激情,而是如何宣告真正而持久的爱

Song For Risotto

写在前面:试着写了下关于暗杀组的小短文,其实算是队长的个人视角。之所以起这个题目,主要是因为一首歌 Song for Jesse【虾米音乐链接】,不由地让我想到了风铃,温暖又冰冷,就像用棉布擦拭刀具的刃口。平安夜快乐( ^▽^ ) 

正文:

执行完任务,里苏特保持隐身状态从目标的家里出来。虽然是休息日的白天,但这片高档街区上却几乎看不到人影,极为幽静,只听得见草坪上自动喷水器发出的噗噗声。里苏特慢慢地走着,水泥路是新铺的,还泛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淡淡的腥味。

这里的一切都很新,就连花园里的玫瑰,也是连花带朵一起新搬来的。里苏特想起了自己的家里,陈旧的...

《Be An American Idiot?》

写在前面:亲卫队相关,确切说是可燃垃圾相关。一出复仇剧。有护卫队成员的死亡描写,乱七八糟的平行世界,没有替身,不介意的话,就请读下去吧。献给我的良师益友,大〇萌妹 @NUTTY FRUITCAKE先生ww


正文:

【1】

阳光从并没有完全拉紧百叶窗里照进来,弄醒了乔克拉特。他的睡眠一向很浅,光线和声音的变化很容易让他脱离梦乡。瞥了一眼挂钟,才六点一刻,今天的工作是夜间进行的,不需要早起,但也有很多事情要慢慢预备好。

他偏过头,发现塞可侧着身子还睡得很沉,像一只吃饱了奶的小狗似的。乔克拉特从被子下面伸过手去,揽住塞可的肩膀,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的香味,明明和自己用的是同一...

草莓:“这么说,你很勇咯?”


茶哥:“这个GioGio就是逊啦!”


茸茸:“开玩笑,我超勇的好不好!”

这就是Business的世界啊

啊,感觉自从第四部吉吉登场之后就没写过观后感了,稍微写一下w

如果没有看过漫画的朋友,本篇涉及了后续剧情,包括人物结局的剧透,请斟酌后打开。


暗杀组的劳模霍尔马吉欧同志,推理能力一流,能在不引起恐慌情绪的情况下施行暗杀、说实话,这回制作组的加戏超棒的,把汽车缩到比指甲盖还小,然后让人喝下肚,之后瞬间恢复原状,人体爆裂,顺带把第一目击者干掉,bravo,oh bravo【拍手】


梅梅:“真是一双好腿,winwinwin~”之前看漫画的时候还推测过梅梅只是对生物的繁殖和学前教育有科学意义上的兴趣,看起来似乎也有生理意义上的兴趣啊w

喝咖啡会刺激胃部,导致胃酸过多,所以应该搭配点糕点之类的一...

刚才看了DK保护协会给我的留言,突然意识到,其实长久以来,我或许是误解了迪亚波罗的替身能力。现在看来,他与其是说害怕(杀人的)过去,倒不如说是害怕(被惩罚的)未来,因为结果只存在于未来,他要消除的,也是“未来”——他的替身就是这样,与其说是把“过程”删除了,倒不如说是把“无法接受的未来”删除了。对未来的恶(情况恶化)做出错误的判断,带来恐惧。

深夜时分的自助洗衣房

写在前面:提查诺视角的一篇小短文。超喜欢他的ww  里头的小故事或多或少有点暗示,不过也都是我的恶趣味啦,欢迎欣赏【拍手】

正文:

夜色降临时,我才从大楼里走出来,狭窄的街道已是阴影一片。一家糕饼铺的橱窗里,孤零零地亮着一盏灯,一只猫坐着,像千百年前壁画上它的祖先那样,静谧而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些被灯光吸引来的小飞虫。

我回到家里,衣物依旧同一周前我离开时一样散乱,从客厅到卧室,黑色的,白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它们混杂在一起,好像一条业已干涸的溪流。我翻出洗衣袋,把我和史克亚罗的衣服全部塞进去。

深夜时分的自助洗衣房是我的爱去之处,小小的空间里蕴含着藏污纳垢的洁净和裹足不前的奔驰...

『漫画家滝れーき更新JOJO  GW第六话柔软机器线稿(原画)』


左上角“工口”瞩目。兹可色鬼ww【实锤】

关于Dio“上天堂”笔记原型的猜测

【前情提要 关于为什么Dio会知晓“上天堂”的方法 】

前情提要中,我们说到了Dio上天堂为什么会选择“北纬28度24分,西经80度36分”这个地点,和为什么会选择“14句暗语”作为提示的原因。当时只剩下了“36个罪大恶极的灵魂”没有解释。

最近五部开播,和 @NUTTY FRUITCAKE 讨论了一下茸茸的出生问题,然后说到“Dio的子嗣也是他上天堂的条件之一”这个设定是从哪里来的【大约是来自西尾维新的同人】。于是想起了未解的“36个灵魂”之谜。

36,最先想到的是恶魔象征,72魔神这样的。但是查过之后,觉得既然拥有了达比兄弟这样能提取灵魂的替身...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393711/

安娜苏中心·短片手书 Troublemaker


这个超有趣ww

适合欧拉亲子w

1 / 18

© 烟月可知人事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