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月可知人事改

让人困扰的不是如何随意表达短暂的激情,而是如何宣告真正而持久的爱

关于土豆

想…想吃土豆烧肉!刚才闻到了窗外的某种香气,下意识地就觉得是土豆烧肉,虽然我觉得大晚上了,应该不会有人特地搞土豆烧肉来吃啦……

想到最近看过的一本书,《植物的欲望》,里头谈了四种植物:苹果、郁金香、大麻和土豆。差不多快读完了,之后应该会做个简单的摘录。简单来谈一下土豆吧。基本上就是“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很好种植;烹饪方式也简单,放水里煮一煮、放火里烤一烤就可以吃了;除了提供碳水化合物之外,富含维生素B、C,唯一缺乏的维生素A可以靠牛奶补充。撇开农业美学不谈,土豆几乎可以说是最完美的作物了。

作者在其中提到了一种基因作物,一种名为“新叶”的土豆,这种土豆是有注册专利的品种。作者在...

让我们比拟克洛诺斯!

谈一谈柯洁和alpha go的问题。

围棋最早接触应该是在小时候的CCTV5,从来没看懂过,但觉得解说特别有意思。长大之后,成了一个对各类棋都一窍不通的人,包括玩《机械迷城》的时候,里头有一个关卡是要和NPC下五子棋,我还是找攻略才过的。

以后看了《三月的狮子》,才渐渐明白下棋也是一项体育活动,脑力之外,对体力的要求也非常高,名人也好,棋龙也好,上了年纪的棋手,不管经验多么丰富、取得了再多的头衔,终有一天也要给年轻人让位。

机械也好,智能AI也好,到底要多么深入地入侵我们的生活呢?我并不反对或是讨厌科技的发展,不如说,现在我能同各位这样交流,完全是仰赖科技。在对科技充满憧憬的同时,对它同...

那么可爱的婴儿,粉红色的一团肉,将来还是难免生老病死,多么没有意思。

女儿再小,将来还是要变老太婆,有没有看过养老院中那些婆婆?皱纹都是刀刻过似的深,一条一条坑,都是小女孩变的呀。

不久将来,我会变那个样子,女儿也会变那个样子。

我看过一篇小说,题名叫《朝花夕拾》 。小说不怎么样,题名却令人惊心,朝晨开的花,黄昏就落在地下,要拾起来。

生命多么短促。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想到这里,心都实了,搂着女儿,没有话说。

我喜欢瞪着她的脸看,那么美的轮廓,那么光滑的皮肤,透明的唇,明亮的眼睛。世界若没有孩子的话,真会沉沦。

请看看我脸上的雀斑、细纹、黑点,真不相信自己也年...

讲真,大部分的时候,我觉得女孩子的身体比较好看,从前读《艺伎回忆录》的时候,里头有这么一句话,是说天底下再没有比女人的裸体更好看的东西了,当时我完全不认同这句话,裸女有什么好看的呢?

但几乎也就是同一时刻,我在美术书上看到安格尔的《大宫女》,画中人背部的线条和屁股让我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美。

上了大学之后,和同桌一起去了公共澡堂,虽然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但为了避免尴尬,我们保留了内裤。过程中,并非出于偷窥,我目睹了她裸露的背部,心里只觉得:啊,真是可爱。以及,虽然我们身高体重差不多,但总觉得,她的胸部要比我的大ww

曾经想过,为什么我会觉得女孩子的裸体可爱又美丽呢?莫非是我有喜欢女孩子的...

似乎很久没更新了,倒也没什么正经话要讲,就说点无关紧要的事吧。

读书,里头谈到帕斯卡尔的《沉思录》中第139条有言:“人的一切不幸源于一个简单的事实,他们不能安于房间的寂静。”——似乎言之有理。寂静的人渴望逃离寂静,喧闹的人渴望逃离喧闹,因为太多了,大有溺死其中之虞。

书同理。从前买得不算多的时候,一本能翻来覆去读上5、6遍,直至翻到上一页能背出下一页写了什么;及至买多了、推起来,随手抽一本,读上5、60页就要厌烦,丢开来换下一本,又找合适的音乐来听,折腾得精疲力竭,合上书去找东西吃,看了什么也全然不放在心上。自然也无法就书谈些什么。

最近读的比较有趣的书,大概是《大象的眼泪》,讲了些关...

秋天的傍晚是什么颜色的呢?蓝、灰、许多橙和一点粉红。

秋天的傍晚是什么气味的呢?塑料糖纸和饭菜。而有时候是桂花的味儿:雨时,桂花馥郁的香气里几乎能闻出牛奶糖的甜,暖融融的;晴时,凉飕飕的,混着草木的苦。这是人少的地方。

走在人多的地方,总像是布帘子糊在脸上,闷闷的。那些气味都死了。

刷微博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条。用红框标出来的那个问题,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

从小的时候起,我就经常被人说是个内向的孩子。养成这种性格的原因,除了打小时候起就爱窝在家之外……家里的亲戚之间非常爱攀比孩子,当我对一件事发表见解的时候,亲戚们总是一副“你看这孩子在说什么”,或者直接骂道“你懂什么啊你”。我的父母虽然从来不会给我压力【事实上我也确实比亲戚家的孩子要好很多】,但也从来不会维护我。久而久之,我学会了沉默,我的想法是我的,没必要和大人们交流。于是,他们又开始嫌弃我闷不吭声了。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并不在意别人说我内向,因为这就是我,你说也好,不说也好。我觉得这样的自己并没有给人添麻烦...

“甜”是后妃之味,淡可怡人,浓则祸国。

前两天收到了朋友寄来的猫爪棉花糖。本来投一枚棉花糖在咖啡中,看它慢慢融化,应该是挺好玩的,不巧正赶上感冒,大约已有一周没有碰过咖啡了,只管灌白开水过日子,于是作罢。猫爪的样子很诱人,有草莓的香气,忍不住摸了几只来吃。空口吃不免太甜,到处找水喝。

抹茶曲奇或生巧克力有着的那种含蓄的甜是可爱的,而猫爪棉花糖有着的那种直率的甜,也是可爱的。

有人说,“熟得越快的人离开得也越快,所以永远不要一下子把美好的东西都掏出来”。这或许也是对的。

人的际遇因缘是很奇妙的。小时候从不觉得生活中有减法,消失的朋友或是梦想所留下的空缺,总是马上就会被新的朋友和新的梦想给填补。到了二十岁以后,失物一如既往,只是作为补偿的人与物渐渐少了,于是感到空虚。

居住城市的模样已变化多次,几乎记不起原先有什么样的建筑物站在那里;有些人或许已同我见过最后一面了,只是此时我还未曾发觉。他们走得很快,各有际遇作导游。就算再珍惜,或许还是有不见的那一天吧,彼此彼此。所以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想尽量把所有的美好掏给他们,不为别的,只是怕哪天夜里,想起自己待人刻薄而羞耻地睡...

“三十多岁的时候,我的想法曾像别人一样,想恋爱,也想结婚。可是,我经常换工作,收入也不稳定,再加上正好碰上泡沫经济崩溃的当口,工资减掉了很多。我觉得如果结婚生孩子的话,就得让孩子做他喜欢做的事。可这样一来,大到教育费,小到圣诞节礼物,什么都得花钱。既然结婚,就要保住自己的家庭,但是不可能保得住啊。”——《无缘社会》

人在经过许多无法顺心遂意的事情之后才能长大。结婚生子也是一样,想到种种曾经为难过自己的事,就不想让自己的小孩也遭遇那种经历。会想要为了自己的小孩而奉献一切,看着自己的小孩心中就会充满勇气,当一个人有这样的心境的时候,就可以说是成为了真正的大人了吧?

说到底,“为了小孩”念头的产...

1 / 8

© 烟月可知人事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