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月可知人事改

让人困扰的不是如何随意表达短暂的激情,而是如何宣告真正而持久的爱

汝为欲望,吾为蜜蜂

昨天说到要谈这本书的,那今天就来完成吧。

最近读完的一本关于科普书,《植物的欲望:植物眼中的世界  The Botany of Desire》,作者是美国的迈克尔·波伦,书中分别介绍了四种植物,四种被人类驯化了的品种:苹果(水果)、郁金香(花卉)、大麻(医用植物)和土豆(农作物),作者又将其作为人类四种欲望的代表:甘甜、美丽、陶醉和控制。

身为人类,或多或少,都有一种优越感,特别是面对植物的时候。进行园艺或是耕种活动的时候,我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园地里哪个物种可以茁壮生长,而哪个物种将寿终正寝——人类很容易就能体会到这种感觉:我们的力量超越了自然,仿佛全能的上帝一般,为...

关于土豆

想…想吃土豆烧肉!刚才闻到了窗外的某种香气,下意识地就觉得是土豆烧肉,虽然我觉得大晚上了,应该不会有人特地搞土豆烧肉来吃啦……

想到最近看过的一本书,《植物的欲望》,里头谈了四种植物:苹果、郁金香、大麻和土豆。差不多快读完了,之后应该会做个简单的摘录。简单来谈一下土豆吧。基本上就是“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很好种植;烹饪方式也简单,放水里煮一煮、放火里烤一烤就可以吃了;除了提供碳水化合物之外,富含维生素B、C,唯一缺乏的维生素A可以靠牛奶补充。撇开农业美学不谈,土豆几乎可以说是最完美的作物了。

作者在其中提到了一种基因作物,一种名为“新叶”的土豆,这种土豆是有注册专利的品种。作者在...

《枕头人》

马丁.麦克多纳的一个剧本,围绕着作家卡图兰·K·卡图兰和他的弱智哥哥迈克尔,警察图波斯基和埃里尔在审讯室中的对话展开。

卡图兰是个童话寓言作家,笔下的故事以虐童为主,充满了浓郁的猎奇色彩【关于这些故事附在末尾的“相关”中】,迈克尔则是他忠实的听众。有一天兄弟俩被带到警局接受审讯,因为最近发生了几起虐杀儿童的案件,案情与卡图兰写的童话如出一辙。

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附着着童年时期的阴影,无论如何粉饰以理性或是知性,我们的童年永远是我们原本的心灵风貌,那便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如今生活行为处事的大部分动机从那时便已奠定了基础。我们是如此肖似于养育我们的这颗星球,我们的身体...

手艺人的生活美学

*不是长篇大论的书评,只是书摘之后附上的一点小小评论。


《东京下町职人》   [推荐度☆☆☆☆☆]

[日] 北正史/泽田重隆 

根岸地方属于东京都台东区,至今仍保留着江户时代流传下来的“下町”风貌。全书以访谈方式记录了当地八种职人或艺匠自父辈那里传承下来的手艺,配以泽田重隆纤细流畅、朴实细腻的插图,展现出一种与快节奏的现代都市生活截然不同的生活风貌。那种对于手中技艺的珍惜与坚持,看似微不足道,却洋溢着浓浓的人情力量。


[鸢工头领父子两代]


父母的建言和冷酒都是事后才知劲道。


镜饰的制作方法,先在三宝供桌上倒入满到桌缘...

那么可爱的婴儿,粉红色的一团肉,将来还是难免生老病死,多么没有意思。

女儿再小,将来还是要变老太婆,有没有看过养老院中那些婆婆?皱纹都是刀刻过似的深,一条一条坑,都是小女孩变的呀。

不久将来,我会变那个样子,女儿也会变那个样子。

我看过一篇小说,题名叫《朝花夕拾》 。小说不怎么样,题名却令人惊心,朝晨开的花,黄昏就落在地下,要拾起来。

生命多么短促。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想到这里,心都实了,搂着女儿,没有话说。

我喜欢瞪着她的脸看,那么美的轮廓,那么光滑的皮肤,透明的唇,明亮的眼睛。世界若没有孩子的话,真会沉沦。

请看看我脸上的雀斑、细纹、黑点,真不相信自己也年...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人间草木》

说实话,我其实是不怎么喜欢栀子花的。蓓蕾模样的时候插在瓶里,刚开一点点子的时候最好闻,等泛黄了、开败了,一股子腻腻的香满屋子都是,闻了头晕,就再也不肯买了,长大之后看见人手里拿着玩也远远躲开。不管是香花还是臭花,散发气味总是太消耗花儿的精力,一朵花的能量是有限的,如果它用来散发香味,就会比较快地凋零

可我一言不发。反正我天生就很安静。小时候人们说我懂礼貌,年轻时他们觉得我稳重。后来又认为我成熟有智慧。如今,沉默被视作怪异,我的种族大抵也忘记了言简意赅的美。——《爱》

从前,人类的头上不长头发,而是长花草。

但是这些花草却招来了蜜蜂,人们稍有不慎,就会被蜜蜂蛰伤。

人们把花朵从头上拔下来,使劲向天空扔去。花朵都留在了天上,闪闪发光,成了现在的星星,而留在人们头上的花梗就成了头发。

我们都知道,光头的人特别喜欢看天上的星星,却不明白是为什么。——《当世界还不存在的时候》

错眼一看,还以为是“我们都知道,人们特别喜欢看天上的星星,却不明白是为什么”——我想,这也太诗意了吧,于是又读一遍,发现居然是“光头的人”……唉?!!!

庸见——另一种高见

读到一本小书,福楼拜的《庸见词典》。篇幅不长,适合做打发闲暇时光、调节情绪、增长知识之用,甚有趣。“对于所有可能遇到的话题,人们将能在词典里按字母顺序,找到为在社会上做一个体面的、可亲的人而必须说的话”。

摘录一些,有兴趣的话盼找来一读。认识一位有趣、目明且嘴巴尖刻的人乃妙事一桩,更妙之处在于,此公已逝。


Absalon 押沙龙①

假如他戴了假发,约押就不能杀了他。拿这个名字开玩笑,称呼秃发朋友。

① 大卫王的儿子(公元前十世纪)。因异母兄弟暗嫩强奸了他的胞妹他玛,他为他玛复仇,杀了暗嫩,然后起兵反抗父王,兵致逃遁,因头发被橡树枝缠住,遂被约押杀死。事见《旧约·...

推一套这个书,封面是我喜欢的那一型,内容大概就是从各种角度来讨论一样食材,读起来介于懂与不懂之间,大概是因为我不怎么会做菜。你或许不会爱它,但你应该不会讨厌它

1 / 11

© 烟月可知人事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