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月可知人事改

让人困扰的不是如何随意表达短暂的激情,而是如何宣告真正而持久的爱

和谐版 亚当的水果手记

*以下内容包含食物与人体器官的一些联想,可能造成不快的阅读体验,请谨慎阅读。我的天,到底是哪里坏了?没有啊,书里的内容都允许公开贩售了,而且是放在新华书店里卖,到底是,到底是哪里不和谐了【大哭】【拜托求放过】【祝你中秋快乐么么哒】【好话说了一大车求你放过我】

来说说昨天那本有点污的科普书,书名叫做《水果猎人》。一般说起来,书架上粉红色封面的书总是我最后伸手去拿的,比起浅色封面的书,我比较喜欢深色的,稍微有点俗丽也没关系,兴趣和小鬼差不多吧w 虽然书名普普通通,封面设计也不是我喜欢的(倒不如说有点丑),不过简介写得有点意思。作者的名字叫做亚当·李斯·格尔纳,同那个偷吃了智慧果被逐出伊甸园的人类祖先亚当同名,不得不说是个极妙的巧合。翻了翻第一章,我就决定买下它。

一本科普书如何才能吸引人?无非两点:写得引人入胜;写得很污。《水果猎人》这本书,大概属于后者,在开篇第一章《自然》的第一小节《野生,成熟,多汁:水果究竟是什么?》中,作者描述了一些水果与性[难以描述]欲间的微妙联系,譬如中世界的女人把削好的苹果放在腋下,再把被体香渗透的苹果送给爱人;印度《爱经》中指示人们用芒果进行口[难以描述]交练习等。不一而足。

书中提到,《牛津食物指南》中指出:在所有水果中,桃子和人类的肌肤质地最为接近。这让我稍稍想到了数月之前和友人进行的一次愉快的交流。那时候,我还非常热衷于自行创作JOJO系列的耽美向同人小说,时间久了,无可避免地走上成为“司机”的道路,然而,不开车就不能成为“老司机”,于是终日苦思冥想、锻炼“车技”。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有一位友人能一同讨论技术问题,那便再好不过了。我的设想是让男主角去不可描述一只桃子。你看,像桃子这种从形状上既能联想到乳房又能联想到屁股的水果,简直是不可描述场景中出场的“最佳人选”。而且,在进行了不可描述的行为之后,“摇杆”的部位必然沾满了桃子的汁液,想必气味芬芳、滋味甜美,为接下来需要进行的另一场不可描述增添情趣。

我们甚至还讨论了将主角换成一只甜瓜的可能性【梅洛尼真是对不起啊ww 不过从他的设定上来说,我觉得他甚至会觉得愉快,并且拿出更污的段子来招待我】,但最终以甜瓜瓤太多,可能弄脏床单而否定了。人类期待拥有理想的美臀,而瓜类就是完美代言人,法国诗人阿波利纳把女性的臀部比作午夜阳光下生长的瓜,詹姆斯·乔伊斯在《尤利西斯》里的比喻则近乎饶舌歌词——利奥波德亲吻着“她丰满圆熟香甜黄金瓜果般的臀部,在饱满甜瓜似的两瓣臀上各亲一下,在黄金瓜果般的臀沟里,留下暧昧、拖延又煽情的带着甜瓜香氛的吻。”而在《水果猎人》一书中,提到巴西有一句俗语:“生育靠女人,生活靠山羊,逗乐靠小伙,狂喜靠甜瓜”,其中的“狂喜”极富内涵。作者接下来向读者举了一个名为“猴子面具”的网友的例子:这位网友因为觉得罗马甜瓜太凉,所以把它放入微波炉里转了转,然后在他准备“享用”这只甜瓜的时候,差点烫伤了自己的“小伙伴”。

自然的就是好的,当你试图为自然添上人为之力的时候,可能会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

除了像桃子、甜瓜这些在文学作品中充满女性味道的水果之外,还有像香蕉这样充满另一方暗示的水果:

20世纪50年代有道流行的名菜:烛台沙拉,其招牌特色就在于一根笔直的香蕉,从冠以热熔生奶油的菠萝皇冠里挺立而起。在昔日的贵族词库里,“水果”是指精[不可描述]液的暗语。举例如下:一首法语诗中描写了一对姐妹去摘李子,“她带回来许多水果,但这些并不是李子”。阿兹特克人的鳄梨、北非柏柏游牧人的无花果、塞尔乌维斯的苹果——全都暗自睾[不可描述]丸。山竹酷似阴[不可描述]囊的内部构造。那不勒斯有种无花果叫做“教皇的睾[不可描述]丸”,果肉是近乎透明的草莓粉色。

关于无花果,曾经在一本关于黑手党的书上,看到无花果似乎是一种“侮辱”的代名词。完全想不起是在哪本书里看到的了,大概的印象是:某个时代,一批罪人准备被赦免,但是要接受发放的无花果才行,一部分犯人死活也不肯接受,宁肯自杀。或许具有“侮辱”色彩的这一说法来自“无花果手”:拿出你的手,握拳,然后将大拇指从食指和中指之间穿出来。简单说来和竖中指差不多。据说,发明这个手势的是意大利人,它的意大利语名称原本是mano fica。其中,mano是手的意思,fica是英文cunt的意思,无花果的意大利文叫fico,fico与fica,一字之差,两音相近。

在JOJO系列中,DIO上天堂的关键词中有“无花果塔”这个字眼,那么无花果同天堂是否有关呢?有一种猜测,知善恶智慧树上所结的果实正是无花果【《圣经》中从未说明亚当夏娃吃的是苹果,一直到公元5世纪,苹果才开始代表这种果实。本书中关于智慧果猜测详见第135页】。无花果是圣经里第三个出现有名字的植物,先知默罕默德就宣称:“如果真要我说有什么果子来自天堂,我得说,那就是无花果”。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里的13世纪马赛克壁画也是如此描绘无花果的。犹太法学博士的圣经注释里甚至指名道姓地提到了具体的品种,注释中说道:有些拉比说那是巴特希巴无花果,但另一位拉比不同意,说那肯定是巴特阿里无花果。《圣经》用来预表以色列的有三种树:就是葡萄、橄榄与无花果,葡萄树是预表民族,橄榄树是预表宗教,无花果树是预表国家。此外,无花果还有不求外在的荣华,只求在基督里的长进的喻表。

以水果为题的色情闲聊最早始于丛林。那么提到丛林,不得不说到榴莲。作者对榴莲的描述可谓妙趣横生(特别是对讨厌榴莲的人来说),在《深入婆罗洲》一节中提到:

榴莲是全世界最臭不可闻的水果。这种浑身是刺儿的大果子含有43种硫磺复合物,包揽洋葱、大蒜、臭鼬中能找到的成分,只要被搁在密闭空间,就能迅速污染空气。它那极富穿透力的臭味是用来吸引动物的:猩猩、老虎和大象,在热带雨林里尚且有用,但在曼哈段中心,那可就糟了——这地方就像一只充满气体的大闷罐,腐败的榴莲足以引发灾难。

【作者在前文中提到了发生于纽约2007年1月的一场源头不明臭气泄露事件(该事件导致学校和写字楼人员的全体撤离、火车地铁停摆、数十人入院就医),并将其形容为“好像有个巨大的屁穿透了曼哈顿下城区”。另一个由榴莲引起的恐怖事件发生在2003年,维珍航空不得不取消一班澳洲航班,只因一只被遗弃的榴莲】

作者为了表明自己并非夸大其词,还例举了他和柯特·奥森福特在公寓举行的一次派对,主角是两只他们从唐人街买来的榴莲,直到公寓管理员和爱迪生电力公司的警员找上门来,作者才知晓这两只榴莲威力如何:它们“驱逐”了整栋公寓里的所有其他人,误以为是毒气泄漏的住民纷纷收拾金银细软逃出家门,有的甚至跑到郊区躲藏起来。

榴莲气味被比作腐烂的死鱼、酸腐的呕吐物、没洗的臭袜子、用旧了的男运动员下体护身、低潮期的海草、停尸房、盛夏酷热中的阴沟、猪粪、婴孩尿布、松节油、背负着车轮般大的蓝纹奶酪和法国奶油冻尸体的掘尸人走在下水道里。但即使如此,真正狂热的榴莲爱好者依然爱好它那强悍的气味:榴莲味的“小雨衣”在印度尼西亚卖得很火。

“吃榴莲,被形容为蹲在马桶上享用你最心爱的冰淇淋”——或许吧,或许吧。对我来说,我倒是不怎么讨厌榴莲的气味,虽然它的气味称不上令人愉快【但如果你有过某只老鼠卡死在你家洗衣机排水管里并且腐烂发臭了气味萦绕不绝的经历,我相信你会觉得把榴莲味形容为尸臭还是过分了一点】,我比较抵触的是它的口感,类似混合了葱姜味但一点盐没放的蛋花。第一次吃榴莲的我的表情,很大程度上娱乐了我的朋友们。

然后,稍稍暂停一下污的节奏,来谈论一种因为政治原因而不得不改名的水果。1903年,新西兰一所实验女中的女校长因为过劳而神经衰弱,为了放松身心她踏上旅程,来到中国腹地。顺着长江逆流而上,她偶然发现了结满羊桃的果树。被美味的羊桃深深诱惑,她把种子带回新西兰并培养种植。新西兰人管这种果子叫做“宜昌醋栗”,收成非常好,于是他们从二战后开始往国外销售。出口的果子命名为“中国醋栗”,一进美国就遭到麦卡锡派的嘲笑。无论如何,左翼中国水果无法再苹果派的地盘上一展拳脚,出口商人意识到想要赢得海外市场,非得起个讨巧的名字不可。最后在一次头脑风暴的创意会上,有人提议使用新西兰国鸟的单词:kiwi,才有了当今的“奇异果”。

在读完这段之后,上网稍微搜索了一下,猕猴桃这种水果原产中国,在先秦时期的《诗经》中就有了猕猴桃的记载:“隰有苌楚(猕猴桃的古名),猗傩其枝”,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描绘了猕猴桃的形色:“其形如梨,其色如桃,而猕猴喜食,故有诸名”,东晋的博物学家郭璞把它定名为羊桃。一种原产于本国的果实,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被赋予了浓厚的异国色彩,想想看也是令人感觉奇妙。

小的时候,我分不清“奇异果(猕猴桃)”与《百科全书》里说的神奇的“奇迹果”之间的区别,我觉得它们该是一种东西(书里翻译好像就是“奇异果”),但是在吃过猕猴桃之后,我很明显地察觉到了两者之间的不同:猕猴桃并不能把其他的食物变甜,甚至它本身也具有酸溜溜的滋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感到困惑,后来,我相信,世界上并没有这么一种能把一切变甜的果子。

而在《水果猎人》这本书中,我找到了相关的描述,这种水果有了另一个称呼,奇迹果:

18世纪,马歇骑士的日记里首次提及这种红色的小浆果。这本日记以《1725年马歇骑士几内亚航海手记》之名出版,编者按写道:“只需咀嚼,无需咽下,不管随后入口的是酸是苦,它都能生出甜蜜的滋味。”(事实上,奇迹果不能把苦的变成甜的——只能对酸的东西有效)。

作者亲身试验了这种果实,并做了各种各样的酸甜测试:奇迹果对花生毫无作用;橘子的味道几乎没怎么变;柚子稍微甜了一些;棕榈酒是一种充分发酵、冒着泡泡的调和酒,那股子辛辣味儿并没有被奇迹果遮掩多少。不过吃柠檬可谓立竿见影:

奇迹果的滋味深邃暧昧,难以言喻。好比交响乐中的低频音震,最低部的的男低音。起先,我都不敢斗胆去舔非洲柠檬,它能酸得整张脸变形扭曲,现在倒好,我一口把它吞下,眉头都不皱一下,还把滴到下巴上的汁液舔干净。甚至留在齿缝间的丝丝纤维也是甜蜜蜜的,百分百的怡人甘蜜。我的脑袋晕乎乎的。从没兴奋过的神经元正在中脑部位热辣辣地沸腾。我狼吞虎咽,把整只柠檬送下肚,咂摸出一点糖腌葡萄和浆果的滋味。

这种美妙的滋味令人心驰神往,人类对甜味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稍稍让我想到《甜与权力》中所描述的,在饮料中加糖是一种古老的习惯。譬如茶叶是一种苦味的刺激性饮品,通常要加热饮用,同时茶里可以加入大量可口、甜味的热量(蔗糖),这些都是茶叶成功的重要因素。

同时,奇迹果也为癌症患者带来福音,化疗会让饮食变味、味同嚼蜡,而奇迹果能把病人口舌中的金属化学味一扫而空,让他们重享美食的乐趣,同时对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也有抑制效果。

除此之外,奇迹果还有另一项用途:

“它的用处多得很,有些没法在镜头前说。”第一次在迈阿密采访威尔逊时,他告诉我,“只要记住一点:它能让所有东西变得更甜”。后来的电话采访中,我又挑出这一点细问,他才直言不讳地答道,“姑娘们很喜欢它,因为它能让男朋友当真变成甜心宝贝。她们买的时候都很坦率。有个姑娘说:‘口交时,他的阴[难以描述]茎甜得像蜜糖。’”

稍微联想一下自己那个关于桃子的脑洞,人类的污真是跨越了时间空间ww

回头看看,这篇读书笔记真是充满了各种淫[难以描述]猥的联想,一边乐在其中,一边又羞耻地几乎不想写下去。倘若没有羞耻心的束缚,人类或将势不可挡。

书中描写的种种水果,或有美妙滋味,或有奇异形态,若有兴趣,诸君可找来一睹,正如作者所说,了解一种水果的真正滋味,最好的方式就是去亲自品尝它。书亦如此。

最后附上 芔三七所制作的《水果猎人》中出现的鲜见水果的图鉴: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58186146/

感谢ta的细心整理!

评论
热度(38)

© 烟月可知人事改 | Powered by LOFTER